讚美吾王,寵壞我謙,不講道理

感慨下

人家日漫尋常套路是天降系大戰青梅竹馬,王杰希是一人身兼指腹為婚的天降姑爺和一路相陪打拼的夥伴屬性

這麼穩,我都不知道怎麼不萌王方

每處傷口都在咯咯發笑

【王方】照的他慈悲我

之前提過的江湖AU ,CP王方
就算不會寫武俠,也要給吾王刷滿滿的時髦值

-

01

黑雲低,良辰無忌宜安葬。街心有人,一踱一步的走,錯落的腳步聲在青石板上彷彿迷失。王杰希的步伐不急不緩,因為知道每個人都在等他。

宅院附近的樹葉落光了,落在小後院兩側。風起時,偶爾飄到路心,又捲到成列的樹幹下。木條圍起的柵欄外,一片枯萎的作物。

當他推開門牖,廳堂內所有人不約而同聞到一陣活祭品斷氣前胴體上的血腥,既新鮮,更添艷麗。然而堂皇入室的青年除了一雙大小眼,一身粗布衫的汗尚未乾透,又沾上泥塵飛砂,腰間甚至沒掛上一件兵器。眾人無法將他和葉秋囑咐切勿招惹的棘手角色聯繫,藏不住眼底的譏笑和殺意,又被宴會的檀煙和酒光扭曲。

王杰...

類似的話我一定講過,可現在忍不住,還要再說一遍

誠然彆扭的方四歲是真的可愛,但趾高氣昂、恣意妄為、快活為惡的方神經病才是特別喜歡喜歡喜歡

坦率得近乎惡劣,蠻不講理和滿不在乎在方士謙的掌心如暗流渦旋,想像他握住王杰希的臉,整個人驀然湊近,下一秒親吻和咬破血管的機率五五對開

方士謙說小孩子才搞選擇,他全部都要

說完就挑著眼角一段凌厲去找王杰希,我心忖的他們,或許方士謙會是開竅晚的,但絕對是最不矜持的愛人

況且他比恃寵而驕更過分

方士謙索取地有多理直氣壯,他就多壯烈地把自己給交出去

說要就要,說給就給。委婉轉圜的手段他學不會,所以外人看起來總有些毛躁和幼稚任性

其實方士謙哪有什麼,他...

孫翔想了想,杜明那貨也差不多要為愛奔走興欣,吳啟也隱約有到三零一證明自己的念頭,方士謙這話倒也不是沒有吸引力

他問:你說微草能承受多大的成員鉅變呀?

方士謙抿唇而笑:第三賽季初,微草的隊長、王不留行的操作者直接改成零經驗菜鳥,你說這變化大不大?

孫翔點頭:那你們還進季後賽二輪,是真的穩了呀

方士謙無視一旁黑著臉的王杰希,笑眼彎彎:自然,畢竟控場的人牛嘛

孫翔又問:當時控場的人是誰?

方士謙挺了挺胸膛

孫翔笑出聲,他懶洋洋道:你這樣哪不是打巨星牌啊?不是說幾個巨星抱團抱在一起五六年,就好意思說是打團隊戰力呀

突然變成和方士謙抱(團)在一起好幾年的王杰希挑眉。

孫翔又突然眉頭一皺...


想了想,在這裡每一季都能發小甜餅、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吹王

可是生日嘛,還是來點不一樣的比較顯得特別吧(老王聽了想打人

很難向別人分享這種感受了,從欣賞到喜歡乃至於絞盡腦汁描述如此的角色,讓人不至於因為生活的麻木貧乏而太快老去

感謝王杰希使我仍保有這樣乾乾淨淨的一份喜歡

生日快樂

(許個願吧 ,希望今年能順利重寫或填完 那些不完美的情歌 和51條列式慢駕駛 ,大概沒人在乎 ,可我蠻喜歡這兩篇故事的想法....)

【王方王】繩在細處斷


退役後背景,直謙彎希

王方 方王無差
-

最糟糕的是,我覺得自己也不是真的愛她。方士謙醉醺醺地對著王杰希那頭含糊著。

和女友不太和平的分手後,他任性地跩著王杰希打劫了便利商店的冷藏櫃,這一輪他拉開了一罐啤酒,桌上倒著半瓶威士忌,沒人扶起,和其他成堆的空酒瓶擠在一起。


他已經感到有點宿醉的症狀,但是王杰希就在身邊,所以這有什麼關係呢?


王杰希安靜了好久,方士謙覺得可能對方不會回答自己了,或許他根本沒有讓王杰希陪著自己,一切都只是酒精作祟。


方士謙艱難試圖回想起眼前這些酒瓶的來歷,但是頭實在太暈了,他無法思考。


我知道。王杰希總算開口,方士謙發現自己看不清他臉上的...

搞過了樂團paro,突然很想再搞搞江湖武俠AU

其實只是很想很想讓小王垂下眼,似笑非笑地喊謙謙一聲:師兄,別鬧

你再鬧騰,就要出事

謙謙就是那種武俠小說常見的,學藝不精,分心學畫學棋學琴學釀酒學一手好廚藝的類型。武功沒練好,底子沒刻苦熬,林杰想了想,授他一套微草祖傳上山採藥的絕世輕功,再扔兩本據說前朝御醫私傳的醫書

林杰老掌門用心良苦:謙兒啊,我看左右拳腳刀劍功夫也是學不起來了。這套輕功你好好學,以後遇到事兒,逃得快。

逃不了,就喊杰希救命,你小師弟還年輕不過功夫肯定比較好,醫藥針灸之事學好,受了傷你要負責把人醫治照料

一旁的王杰希:…嗯???

後來方士謙那些年輕時學的七八成都漏...

【黃喻】朔望月

等待賽爾維亞對巴西的隨筆。接在【王方】愛是害羞的事 後

-

那晚黃少天從青訓營回來,還沒看完韓德兩造唱國歌,又被喻文州半哄半迫拉出門散步。

你在生氣嗎?喻文州問,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。

如果我們倆因為大半夜冒冒失失地跑出來而錯過Kroos的絕殺破門,那麼,我會生氣。黃少天佯裝忿忿地回應,感覺喻文州悉悉哼著小歌,又把手牽緊了一點。

即便是仲夏的晚風也是微寒的。黃少天打了個哆嗦,乾燥帶青草氣味的風拂過他的手臂和肩脥,撩過衣襟和頭髮。

喻文州為此微笑,黃少天根據他的語氣和表情,想像一片落地的雪花。他說:也不可惜的,你看月亮多美。

而且每天都有。黃少天咕噥,心裡惦記著四年一度的世界盃繼續往前走。

黃少天還...

【王方】愛是害羞的事

撐著睡意等德國對瑞典的隨筆,一發完。給我CP tag添磚添瓦

-

你肯定沒搞清楚狀況。王杰希反駁道。

當然。喻文州隔著話筒一端微笑,我絕對是頭腦不清楚,否則現在就該立刻掐斷你這通電話。

王杰希,電話那頭的人繼續說下去:我嚴肅拒絕這碗和方士謙的狗糧,看在過往的交情,先給你一張黃牌警告。

王杰希挑起眉:否則集滿兩張你待怎樣?

就把電話開免提擴音,再把少天也給喚來。喻文州慢條斯理開口。保證絕對互相傷害。

王杰希安靜下來,側過頭,一時間他們都沒有說話。外頭聽見斑雜的雀鳥躍進樹叢,白日懸浮的灰塵閃亮而升。

在喻文州以為對方將要放棄,聳聳肩,準備揚手掛斷電話之際,他聽見一聲幾不可聞的嘆息。

王杰希低聲道:那你就把他也叫來吧...

1 / 8

© 可拋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