讚美吾王,寵壞我謙,不講道理

而他即將吻你(01)

又名「五次王杰希想讓方士謙適可而止,還有一次他們不打算停下」


-

01


問題是:王杰希覺得方士謙特別針對他。


起初他滿腔忿懣,不過事到如今他已是無可奈何。無視方士謙並不起效,責備他的放肆或是好聲好氣講道理也一樣;方士謙對第一項樂在其中,精神抖擻反擊第二項,並且嘲笑最後一個選項。


至於打電話給喻文州求教,那完全是請鬼拿藥單。


「其實我的理智是拒絕這通來電的,只不過好奇心和嘲笑的慾望凌駕一切。」喻文州語氣輕柔,呼吸帶著嘶嘶的雜音:「請開始你的表演。」


王杰希停頓了一下,電話那頭一時間除了電噪音,什麼也沒有。


他坦承交代了上周末方士謙如何吆喝七期新生無視隊...

再忙,謙兒生日都要浮起來…

嗑CP是這樣的:

我也喜歡我本命喜歡的對象

拉踩是這樣的:

廚藝再好,屎就是屎,炒不成佳餚

嚐出了久別重逢宿命如禍的小甜餅滋味!是王方了
(嘴嚼咀嚼玻璃渣

【王方】 繾綣擲地無聲

帶著現實意味的小甜餅

又名「五次其他人或當事人談論王方,還有一次他們什麼都不必說」

01_王杰希:我反對過了

「我反對方士謙作為陪練加入國家隊。」王杰希簡單道。

葉修前傾身體。浴室橙色的燈光顯得他的皮膚蒼白,忙碌的培訓生活使他的頭髮亂作一團,但他還是顯得游刃有餘。

即使洗澡中途給人闖入,全身上下僅僅圍著一條半掛半垂的浴巾,他依舊看起來像個成熟老練的國家隊教練。

「能講講理由嗎?」葉修調整了站姿,偏過頭靠在門上。「你倆有什麼恩怨情仇交代下,給哥吃個瓜啊。」

「沒什麼好說的。」王杰希語氣平靜,「記著,我反對過了。」

說完便輕輕闔上門,在不速之客離開後,有一些像警鐘之類的東西隱約地開始在葉修的腦袋裡打響。

02_...

像緩而長的呼吸編進心坎

整個世代的無能為力

這藥無色無味無臭,方士謙用眼角瞟著他,悠悠的問:這毒也沒什麼厲害的,不過要人內力盡失罷了。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全身乏力,動彈不得?

也不至於。王杰希答腔:大概還能回回嘴,抬抬手指頭。

哼。

方士謙亦嗔亦笑地瞅著他,緩緩道:我也本不願如此為難你,既然王少俠還有點力氣,那你就在此自瀆。完事後我就放過你,如何?

未等王杰希回答,他撇下嘴角輕挑繼續說下去:若是你辦不到也行,只要你答應我─ ─

好啊。

方士謙一愣。

王杰希神色自若,一邊緩緩扯開束帶一邊抬眼問:師兄要站在這兒看嗎?

-

就是那個好久以前提過的江湖paro
腦子裡全是不正經的梗 ...盡量月初挑個好日子發一發

想像一下二期F4(再度排擠張益偉…)的共同話題:
>打敗葉秋
>打死葉老賊
>現在正副隊都這樣的嗎還是只有你倆百花的這麼黏膩
>怎麼偷偷瞞著方士謙打死王杰希,急,在線等
>如何把四期的後浪勁狠狠掐死在娘胎
>哇靠這個帥得天崩地裂日月無光只稍遜我一截的新人神槍手是誰

沒了

孫哲平出事後,二期的共通話題結束了,現實總會回來

設置了評論限制,遇到神經病這樣呼朋引伴真煩了

1 / 9

© 可拋式 | Powered by LOFTER